逃离纽约!中国留学生讲述40小时回国路:只想回家

原标题:逃离纽约!中国留学生讲述40小时回国路:只想回家

来源:华西都市报

逃离纽约!40小时回国路

一位中国留学生的讲述:“只想回家,不想添乱”

据美国约翰·霍普金斯大学发布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实时查询系统,截至美国东部时间3月19日晚6点,全美共报告新冠肺炎确诊病例13350例,死亡188例,治愈106例。在19日不到18小时时间里,全美新增确诊病例3899例。

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刊文称,鉴于检测能力不足等因素,美国实际感染人数可能多于官方数据。白宫新冠病毒反应协调员黛博拉·伯克斯博士19日也表示,“新病例数急剧增加”是“基于我们增加了测试能力”。她预计接下来两三天内,病例数将继续增加。

在纽约机场登机口,看到了许多中国人。

伴随着美国新冠肺炎疫情蔓延,留学生安全备受关注。疫情升级,留学生要不要回国?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19日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在美留学生应了解国内现在对境外回国人员的检测措施,“确实有回国需要,如果遇到什么困难,可找使馆和总领馆反映。”

留学美国的中国学生陈灏在霍夫斯特拉大学电影专业读大四,在学校和社会都出现确诊病例的情况下,经充分考虑后最终决定回国。目前,正在国内进行隔离的他告诉封面新闻记者,尽管回国路程波折,但回到祖国怀抱的那一刻感受到无比温暖。回国后,他如实申报了健康状况,并严格按照要求隔离。

面对少数归国留学生引发的争议,他希望所有在回家路上的同学,为了自己和他人的安全主动申报,积极配合隔离。“我们留学生想回家,并不想添乱。”他还表示,因途中有不确定风险,留学生应谨慎考虑回国,在国外也尽量减少外出。

华西都市报-封面新闻记者粟裕

图片由受访者提供

口述实录

从零病例变全美第一

纽约转眼成了“重灾区”

3月13日下午3点整,距我离开纽约长岛的家已过去将近四十个小时。我正坐在山东某县城的一所快捷酒店的房间内,回忆过去近两天所经历的一切,“魔幻现实”大抵最能表达此刻心中所想。

美国东部时间3月10日晚10点,我收拾好回国所带的随身行李,把冰箱里所有食物和房间内的日用品,外加两只N95口罩交给留守的室友后,便离开了纽约的家。我并不清楚这次回国后,下次再来是什么时候。

在纽约机场办理登机手续。

我做出回国的决定并没有经历太多内心挣扎。从3月1日确诊第一例病例以来,短短9天,纽约州新冠肺炎病例已飙升到167例,从0病例变成了全美排名第一的“重灾区”。

令我恐慌的是学校出现疑似病例、社区出现多例确诊病例,并在短时间内持续增长。政府并没有透露病例所在的具体街道信息。随着病例上升,感觉不安全性越来越高,不知确诊病人离我们有多近。所以这让我决定回国,尽管我知道这一路上暗存的风险同样很大。从美国回国十几个小时,飞机又是个密封空间,感染风险也不小。

我还在飞机上的时候,纽约市长白思豪于当地时间3月12日宣布纽约进入紧急状态。紧急状态意味着市政府可随时采取一系列“极端措施”,如宵禁、关闭公共交通、禁止上街、限制饮酒等。短短两周时间确诊人数持续呈指数暴涨,现在已有超过5000人确诊,严重程度跃居全美首位,已然成为美国的“武汉”,现在想想都后怕。

回国入关填写申报表。

回国路程颇多波折

找不到直飞北京的班机

虽然纽约州政府面对疫情做出的各种举措比较积极主动,然而相较中国每天能检测20万件病毒样本、韩国每天能检测1.5万件病毒样本,根据美国卫生及公共服务部的资料,美国只进行5000件病毒检测,这样的检测能力远远不够。大多数患者都选择在家隔离,甚至没有去做检测。

我一个朋友现在是疑似病例,已连续发热4天,后来才排上队检测,美国轻症或疑似人员的治疗政策都是回家隔离。中国的治疗经验则告诉我们,轻症患者不加以医学干预,有很大可能转成中症或重症。

当地时间10日,哈佛大学要求所有在校学生3月15日前搬出宿舍,并要求学生春假结束后不要返校。我们学校因出现确诊病例或同此类病例有过接触的学生和教职员工,改为远程授课,现在美国几乎所有大学将课程转为网络。

在确认网络上课时,我决定订机票回国。第一次计划中转摩洛哥再飞往北京,因疫情原因取消了。后来再试着购买了一次,这趟航线是我能买到最早,性价比最高且转机风险最低的一班。要知道我订票时,已找不到任何纽约直飞北京的班机。再三比较后,我选择由香港中转回北京。

在登机口看到了许多中国人,我们相互亲切问好,我猛地意识到作为个体的我对归属感多么看重,国家的安定和繁荣让我们如此依赖。前不久,新冠肺炎疫情在中国暴发时,美国很多华人纷纷捐款、捐物、出力,把急需医疗物资源源不断运往中国。

北京时间12日早上5点40分,在近15个小时飞行后,终于到达了香港。登机口外的同胞们焦虑地等待着,有太多人因为这次疫情在外滞留,也有很多人像我一样,心中奔向家的方向。

积极配合健康调查

我在申报表上“打了勾”

在转机时,入境旅客要填写更加详细复杂的健康报告,在居住社区是否曾报告新冠肺炎病例一栏,我毫不犹豫在“是”的前面打了勾。虽然每日坚持自测体温,而且没有感觉任何不适,但长岛家附近的疫情,我不得不如实回答。此前,我也已经让家人向社区进行了备案、报告。

飞机降落前,空乘人员通知我和其他16名旅客先下飞机接受检疫人员检查。随后工作人员统一收取了我们护照,带领我们排队接受新冠病毒咽拭子检测。等待过程是焦灼的,因为我们这些旅客全部是由其他国家中转香港地区入境。

在统一接受咽拭子检测后,我们根据个人情况填写申报明细。出关后,我便与当地疫情防控中心取得联系,他们告知我要在机场等待他们前来接我。在经过9个小时的流程审批和车程后,终于在北京时间晚上10点踏上了回家隔离的行程。

现在是我在隔离酒店的第8天,每日两测体温,有医生和工作人员的照顾。看到新闻上,大量海外人员归国,目前外来输入病例增多。我也经常提醒海外朋友,每个人都应当按照疫情防控要求,依法如实报告旅行史、居住史、体温检测、症状等情况,履行居家隔离、医学观察等法定义务,自觉参与到疫情防控中。

(应被访者要求,陈灏为化名)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